邮箱入口

网上办事

24小时开通便民电话 85580110
决策参阅二O一六年第四期
dx.yw.gov.cn  2016年12月29日  来源:党校  作者:陈丹聃 楼宏辉 王婷 吴璀正
〖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收藏〗 〖打印〗 〖关闭〗

  打造海陆联动的战略桥头堡 

  ——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建设中义乌交通物流体系构建研究 

  【编者按】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建设是浙江下一步围绕总书记提出的“勇立潮头”和“八八战略”规划的整体战略。按照“两核一带两辐射”的目标,义乌作为其中重要“一核”需积极思考与统筹谋划,应该紧紧围绕打造海陆联动的战略桥头堡这一功能定位,着力构建联通全球的物流交通体系,积极规划小商品自由贸易港区,进一步提升对内对外开放功能,更好地发挥商贸物流枢纽和国际开放门户优势,为全省乃至国家开放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义甬舟开放大通道是我省对接国家“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参与全球生产和贸易体系的对外开放核心走廊,义乌作为其深入我省内陆腹地的中心城市,拥有世界“小商品之都”的独特优势和以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为引领的改革经验,在全省经济发展中已经由单一的对外开放窗口逐步转向综合性开放战略枢纽。因此,义乌具有得天独厚的开放体制优势、货物集散优势和功能集成优势,打造对接国家“一带一路”的海陆联动的战略桥头堡是必然的目标选择。 

  从经济社会发展现状看,义乌建设义甬舟大通道的现实基础扎实。近年来,义乌通过大规模的交通硬件设施建设,物流枢纽地位更加巩固,航空枢纽体系和国际快递枢纽体系日益完善,初步构建了由铁路、公路、航空、海运等多种运输方式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但从着眼国家大战略全局,着眼全省发展全局,着眼区域联动全局,以及义乌作为“交通要道、丝路枢纽、商贸之都”的发展定位来看,义乌在物流枢纽功能整合、开放平台建设、综合运输通道总量上还存在一些问题和困难。 

  一、义乌在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建设中的问题和困难 

  (一)国际规则不统一。以“义新欧”班列为例,由于跨境铁路运输往往经过非常多的国家和地区,涉及不同海关、铁路等管理机构,业务操作较为繁杂,而且铁路联运与海运之间至今没有形成国际通行的统一规则。目前,办理国际铁路联运依据《国际铁路货物联运协定》、《国际铁路货物联运统一过境运价规程》、《国际联运车辆使用规则》等规章,办理国际海运依据《维斯比规则》、《汉堡规则》等规章,规则之间不统一。而在公路运输方面,市场准入门槛低,以私营小规模为主,服务质量良莠不齐,加上铁路站场和公路货运站空间布局不合理,相互之间衔接成本较高,成为制约义乌发展多式联运的关键瓶颈。据统计,“义乌—马德里” 国际跨境专列201411月开通,还是协作式分段联运,并不是“一票到底负责”制,需要使用“联运单据”44张,过境箱单证22张以上,严重影响了发运效率。 

  (二)铁路发运能力不足。目前,义乌铁路西站总发送能力仅为150多万吨,在2015年全年完成海铁联运、国际跨境等多式联运箱量只有大约4000标箱,而和全年的80多万标箱相比,份额微不足道。而在欧美发达国家的一些陆港城市,这个比例一般在20%-40%。从全国来看,铁路运力安排的情况也不乐观,据铁路总公司统计,全路铁路每天的请求车满足率在 35% 左右,大部分经过铁路运输的多式联运业务一般无法进行运力匹配。 

  (三)信息系统不衔接。这是当前影响各国贸易便利化的普遍问题和突出问题,以“义新欧”班列为例,由于装载的市场采购货物,品种类杂、品名多,而且无法把运输部门和海关、商检等口岸管理部门的系统信息进行有效整合,更无法实现跨区域、跨国境的信息互通共享,导致转关、清关难度大,造成综合成本和费用远大于海运模式。 

  (四)综合交通大通道不够完善。综合运输结构不尽合理,集疏运过多依赖公路运输,铁路、航空运能没有得到充分发挥,综合运输通道总量仍显不足,高速公路及国省道基本饱和,铁路城际客运专线和高等级铁路建成规模偏低,机场航线规模小、密度低,在区域机场竞争中缺乏优势,物流枢纽数量较少,集散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 

  二、加快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建设的思路与对策 

  以国际陆港城市建设为龙头,以开放统领全局,以发挥“义新欧”中欧班列辐射优势为切入点,以构建多式联运国际物流高地为目标,着力加强义乌与省内各都市区以及长江经济带各节点城市的沟通联系,发挥义乌在义甬舟产业经济带中引领作用,努力把义乌建设成为我国对外开放重要枢纽。 

  (一)强化国际物流运输网络,提升“大通关”便利化水平 

  1.完善和提升“义新欧”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的便利化水平。在“义新欧”中欧班列实现常态化运行的基础上,争取将“义新欧”项目纳入国家和省级战略。争取国家有关部委支持义乌铁路口岸开放,积极完善口岸基础配套设施和政策环境。建立区域通关协作机制,加强与海关商务等国家有关部委对接,争取外方认同市场采购贸易方式,对义乌小商品提供便捷高效的转关清关服务;加强与阿拉山口等口岸的联系合作,完善国内口岸快速通关模式,实现口岸信息互换、监管互认、执法互助,真正实现“义乌报关、目的地清关”和“始发地报关、义乌清关”的一站式通关服务。加快推进义乌铁路物流中心项目建设与运力提升,建设集国际集装箱处理、口岸监管、保税仓储、多式联运等核心功能于一体的“义新欧”铁路物流中心,打造义乌向西发展的新增长点、集装箱多式联运示范点和铁路国际集装箱运输的重要节点。 

  2.提升空港服务能力。抓住义乌机场航站区扩建和航空口岸正式开放的有利时机,积极拓展与“一带一路”沿线主要城市的客货运航线,打造义乌区域性国际空港物流枢纽。争取进一步扩大航空口岸开放,尤其是大力推动开通到迪拜等经贸往来频繁城市的国际航班,争取开通至俄罗斯等地的货运包机。加快义乌机场货运基础设施的建设,加快实施机场飞行区提升改造工程、义乌机场航站区扩建二期工程。 

  3.提升义乌陆港口岸开放功能。优化义乌内陆口岸场站堆场、甩挂运输平台,完善堆场服务体系建设。依托甬金铁路,加强内陆港与深水港的对接,实现与宁波舟山港、上海港以及边境口岸的无缝对接,创新“大通关”便利化运行机制。建设集口岸监管部门信息、贸易流程信息及港口物流信息等于一体的公共信息联网平台,把义乌国际陆港打造成“一带一路”陆上桥头堡。 

  (二)打造多式联运物流体系,实现多种运输方式互联互通 

  以“国际陆港”为特色,构筑海、陆、空多种运输方式无缝对接的立体物流体系,加快各物流功能区块之间的路网建设,实现各类运输方式的互联互通。推动智慧物流和公共信息联网平台建设,整合铁路、公路、水路、民航、海关、检验检疫等信息资源,促进物流服务信息有效对接。探索在义乌内陆口岸(义乌港)专设国际多式联运中心,着力发展面向“一带一路”沿线主要城市的海铁、公铁、空铁等国际多式联运物流服务;探索在中亚、南亚、西亚、东南亚、俄罗斯、东欧等“一带一路”沿线主要国家和地区枢纽城市设立中国(义乌)仓储物流中心,推动构建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国际多式联运网。 

  (三)加快骨干输运通道建设,构建国际物流重要节点 

  1.推进陆域洲际铁路货运大通道建设。立足长三角经济圈,进一步发挥龙头、领导、示范作用,增强铁路在大宗货运集散体系中地位。建设具备高效吞吐能力的大宗货物集疏运体系,以中欧班(专)列为基础,打通义乌与中亚、欧洲等地区的陆路通道,进一步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沟通协调,建立更加紧密的合作关系,推动建立统一的道路运输标准、报关报检规则、信息共享平台等,打造更加完善的中欧班(专)列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积极与铁路总公司及下属中铁集装箱公司协调,积极融入泛亚铁路运输体系。在现有小商品国际贸易集装箱专列建设基础上,强化义-满(满洲里)-俄、义-阿(阿拉山口)-中亚、义乌-昆明-东南亚等国际集装箱班列为主导的“一带一路”陆上大宗货运通道建设。 

  2.强化义乌东向铁海联运基础设施建设。强化义乌-宁波铁海联运班列,以义乌城西陆港物流园区陆海联运物流核心组团和铁路物流核心组团建设为依托,开设国际集装箱货运专用装卸区,逐步完善区块内部港口功能,加强铁路口岸作业区海关监管;区块内部创新“大通关”便利化运行机制,使两大物流核心组团成为“义乌港”直接订舱、提还集装箱、签发提单、结算运费等基本功能的空间载体,奠定铁海联运可操作化的基础。谋划快速高效的区域铁路货运疏运通道,通过甬金铁路与规划中甬舟铁路构建义乌-舟山物流、客流联系纽带,为义乌纳入舟山自贸区“一区多园”格局奠定基础。优化规划中金华-宁波客货共线普通铁路运输功能,打通浙中至浙东北沿海货运大通道,同时,为远景客货分线运输预留用地,满足远景铁路货运发展弹性需求。 

  (四)强化“大通道”内部和外部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1.强化通道内综合交通体系建设。完善以义乌陆港为核心的重要集疏运及联运体系建设,构建以干线铁路和干线公路为主体,连通浙东沿海与中西部内陆腹地的交通主轴。加快推进甬金铁路、义乌西铁路货场扩建工程建设,最大程度发挥宁波舟山港的海运优势和“义新欧”中欧班列的陆运优势,为义乌-宁波北仑铁海联运班列的进一步发展创造更优条件,共同扩展海港和陆港货源腹地。建设实施金义线一期义乌段(轨道交通1号线)、东义浦线一期义乌段火车站至秦塘路(轨道交通2号线)项目,实施义乌疏港高速公路工程和疏港快速路工程,构建浙中城市群内部同城化快速交通走廊。加密通道平台内部各个城市节点之间的公路、轨道交通、通用机场、管道运输、旅游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提升义乌民用机场等级,完成义乌机场4D级改造,增加航线班次。 

  2.推进通道与外部腹地基础设施建设。积极推进义乌往内陆腹地的辐射通道建设,西南方向,研究谋划义乌至武义、遂昌(松阳)、龙泉、福建蒲城,直至江西吉安等地的高速铁路,强化西南方向腹地集聚辐射能力。西北方向,打通至千岛湖、黄山,乃至更远皖东腹地区域。 

  3.促进义乌与周边城市同城化发展。加强与周边城市的基础设施互联,重点推进实施义乌至兰溪公路、义乌至东阳公路、义乌至永康公路建设,打造20分钟交通圈。 

  (课题组成员:陈丹聃 楼宏辉 王婷 吴璀正)